武汉助孕_助孕产子服务-武汉2019助孕价格费用

联系电话:400-1031-599

人民日报评扫楼筹款 水滴筹被曝爱心掺水

摘要:你有在朋友圈看到过筹款信息吗?你有为此捐过款吗?近年来,随着移动互联网及移动支付技术的发展,一些原本在线下开展的小范围互助行为开始在网络广泛传播。 普通人的朋友圈、微...
你有在朋友圈看到过筹款信息吗?你有为此捐过款吗?近年来,随着移动互联网及移动支付技术的发展,一些原本在线下开展的小范围互助行为开始在网络广泛传播。
 
普通人的朋友圈、微信群里时不时就会刷到这样的求助信息。但诈捐、善款被挪为他用的事件也是越来越多,有一些求助者通过编造或夸大求助信息、隐瞒个人财产信息、甚至病历造假的形式来获得救助,极大的消耗了社会的爱心,有些案例带来的负面影响,甚至使一些原本需要救助的人得不到及时的帮助。
 
不久前,全国首例因网络个人大病求助引发的纠纷在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宣判。“诈捐”案例中,影响最大的莫过于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的筹款事件了。2019年5月,有媒体报道称,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在2019年4月8日突发脑出血,并一度失去意识。住院抢救之后救治,家人通过“水滴筹”发起百万众筹,最后筹近15万。
 
但之后被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为何可以申请“贫困户”。网友发现,吴鹤臣在北京有医保,而且在北京有两套房产和私家车,其妻子在吴鹤臣生病后还购买了5000+的高端手机。虽然吴鹤臣的妻子张泓艺给出了解释——家里的两套房子都是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爷爷名下,没有房本两套房子无法出售,而之所以没有卖掉车子是为了照顾家中的瘫痪病人,但是这样的说法并不能服众。事后,作为吴鹤臣网络筹款的水滴筹回应称,没资格审核发起人的车产房产,勾选“贫困户”系发起人误操作,且平台曾与医院联系,但由于患者在治疗过程中,医院没有办法给出确切花费。
 
这件事引发众多网友对网络众筹平台规范的质疑和讨论,为此民政部还做出了回应:
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不在民政部法定监管职责范围内,但由于影响到慈善领域秩序规范,下一步,民政部将引导平台修订自律公约,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自律机制,也将动员其他平台加入自律。无独有偶,前段时间,梨视频的一位拍客在微信朋友圈看到一条水滴筹捐款信息。信息上说的是微信朋友的父亲被查出肺癌晚期,医疗费用还有很大缺口。拍客就和很多朋友立马就捐了钱,不久,她就筹到了45000多元。但没过两天,拍客忽然发现这位求助人的18岁的弟弟朋友圈里频繁秀着新车,出入五星级酒店娱乐的内容。
 
这让拍客和其他几个朋友非常不解:他们到底困难吗?“水滴筹”上到底是怎么来发起筹款的?
为此,梨视频拍客决定以应聘“筹款顾问”的身份一探究竟。在几个招聘网站上,“水滴筹”以月薪7K—13K的报酬大量招募“筹款顾问”、“市场推广专员”,覆盖全国40多座城市。在没有任何考核,甚至没有要简历的情况下,拍客就“上岗”了。每天工作都主要在一个地点,而最主要工作就是“扫楼”。三甲医院的肿瘤科、内外科住院病房患者是主要目标。所谓的筹款顾问会以“志愿者”的身份,出入每一间病房,询问每一个患者是否需要筹款帮助。
 
“这个工作就是相当于地推。”对于每个筹款顾问来说,一天询问100多个患者和患者家属是最起码的工作量。并且有一套特定的的“专业术语”。“您好,我是水滴筹的志愿者,如果经济上难以负担的话,我们可以帮助你进行网络救助,给你筹款看病。”有老资历的水滴筹筹款顾问会私下告诉说,“志愿者”这三个字嘴上讲可以,但是不要留下证据。他说,因为不是“慈善”性质,民政部不允许水滴筹使用“志愿者”字眼。所以,为患者发起捐款写求助文案的时候,千万不能写“志愿者”。
 
这些“志愿者”当真是志愿吗?
当碰到一些患者有疑虑,对他们“志愿者”的身份产生质疑,盘问筹款顾问怎么经历来源时,筹款顾问给的回答的:“我们公司有生活补助,民政部那边给补贴的,因为每天做是公益,交通、吃饭都有补贴的。”
 
但事实果真如此吗?
从各网站的招聘信息上看,水滴筹筹款顾问们的收入在当地城市是属于不错的水平。
 
这样工资水平是怎么来的?
原来,他们采用薪酬模式一般是底薪+提成,底薪在6000元左右。不同的城市不同的做法。在成都,提成是阶梯制的。如果能发出1-5单“有效单”,每单80元提成;6-10单,每单提成100元;11-15单,每单提成120元;15单以上150元。
 
在宁波,每个“有效单”的提成大约100到150元。郑州还有“末尾淘汰制度”,一个月发不到35个有效单就会被淘汰。而水滴筹的“有效单”是指实际筹款金额达到4000元以上的筹款。能筹到一定的金额,说明患者的转发有了影响力。一般来说,脚勤快、嘴聪明的,一个月拿10000以上没问题。据水滴筹的官方介绍,水滴筹在筹款当中是不收取任何费用的。
 
那哪来么多钱养那么多“筹款顾问”呢?
筹款顾问道出了原委——主要靠“水滴保险”。原来每一个打开“水滴筹”求助链接的人,都会收到水滴保险的推送。在看到关系相近的人患病缺钱的事情后,就会建立一个效率较高的推荐场景,保险会卖的更好。中国网曾在2019年11月15日发布过一篇报道,上面详细讲诉了水滴保险商城的这项业务。文章称,截至目前,水滴保险商城已与国内超过60家知名保险公司达成合作,推出超过80余款高性价比优质保险产品,单月新增签单保费超过7.5亿元。同时,平台保障用户数近2000万,保障家庭数超1300万,覆盖全国34个省级行政区,2988个市县。从以上公布的数据看,对于水滴筹来说这应该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求助者故事模版化
志愿者在口头询问患者病情,经济状况,治疗费用等信息之后,如果患者有意向发起筹款,志愿者们就开始帮患者撰写求助人的故事。这些求助者的故事甚至都可以模版化,从接触患者,到确定意向,再到发起筹款,半个小时之内就能弄好。接下来就是散发筹款信息了。患者会被要求在各社交网络平台上发布筹款信息,微信群聊,朋友圈是重要的转发场所。
 
那筹款的发起标准是什么样的呢?是不是只要生病住院就能发起筹款呢?筹款的金额是如何确定的?求助者的信息是如何审核的呢?
事实上筹款的标准并不“高”。有一套房子可以发起,如果有车,车辆价值不超过30万元也可以。医学诊断证明和住院证明是发起筹款的硬性条件,必须出具由医院开出的材料上传到平台。但经济状况和诊疗缺口则是由筹款顾问口头询问,在平台审核时财产情况证明无需上传。
 
有筹款顾问说,水滴筹是没有资格和途径去审核发起者的财产状况的,“筹款链接发到朋友圈,都是他认识的亲戚朋友,有没有房、车都知道。”而筹款金额更是“志愿者”和患者家属之间“商量”着确定的。对于一些有医保的患者,写筹款金额时也并未考虑扣除医保报销的情况。志愿者直言:筹不了那么多。甚至有些患者被发现曾获得征地拆迁补偿这样的信息也是可以直接“忽略”不写的。志愿者说:写不写人家都知道。因为他(患者)当时没有说。
 
筹到钱之后,水滴筹会如何监管筹款取向呢?
志愿者在给患者介绍时说:不会调查。但是如果说,患者想上传单据也是可以的,如果不想上传就算了。对此,水滴筹官方客户回应说:收据是一定会公布出来的。但事实上,大量求助者在提现成功之后,就不再证明资金的去向了。
 
10月11日,水滴筹官方微博曾发文:截至2019年9月底,水滴筹已帮助经济困难的大病患者筹得超过235亿元的医疗救助款。如此大救助款项,如此多的社会爱心力量,不能给真正有需要的人雪中送炭,就是对社会爱心的极大浪费和打击。
 
值得一提的是,在水滴筹的官方app首页上介绍说,已经共有超过2.5亿名爱心人士参与帮助,累计产生6.5亿次爱心捐赠活动。根据众多新闻媒体的报道来看,水滴筹确实已经帮助了很多人,很多患者因此受益,这是值得肯定。
 
但是正如,人民日报在评论吴鹤年事件时写道的:
爱心是有限资源,雪中送炭比锦上添花更有意义。这也在提醒平台,助力轻松筹,更要把好关,善意不被透支,爱心账户方能存续。陌生人之间的慷慨解囊何其珍贵,我们都应悉心呵护。为社会善意把好关,爱心账户方能存续,更多的急需帮助人才能被救助。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