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助孕_助孕产子服务-武汉2019助孕价格费用

联系电话:400-1031-599

演员假冒国安部副部长行骗 500万搞定证监会处罚

摘要:若不是朝阳区人民法院一纸判决,3年前的这出内幕交易案已然被淡忘。 2016年4月26日,证监会公布行政处罚,对苏嘉鸿的违法行为合计罚没1.3亿元。在这起内幕交易案中,苏嘉鸿提前获...
若不是朝阳区人民法院一纸判决,3年前的这出内幕交易案已然被淡忘。
 
2016年4月26日,证监会公布行政处罚,对苏嘉鸿的违法行为合计罚没1.3亿元。在这起内幕交易案中,苏嘉鸿提前获取赣州稀土借壳“威华股份”的内幕消息,买卖股票非法获利超过6537.62万元。
 
当然,苏嘉鸿并未马上缴纳罚款,而是欲通过各种关系周旋,甚至找到“国家安全部副部长”,企图付出上百万元将行政处罚摆平。
 
苏嘉鸿不知道的是,这位“国家安全部副部长”是演员冒充的。
 
微商+话剧演员
9月2日,法眼从裁判文书网获得一份刑事判决书。揭开了诈骗团队的幕后主使,竟是一位1987年出生的女生李珵。
 
根据公诉机关指控,李珵于2016年4月间,在北京市朝阳区某别墅等地,指使鲍某某扮演国家安全部副部长,并由自己冒充国家安全部副部长的女儿,以有关系帮助被害人苏嘉鸿解决被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等事为由,骗取被害人苏嘉鸿人民币90万元。
 
并以办事需要费用为由,欲骗取被害人苏嘉鸿人民币300万元,未果。
 
事实上,李珵还是一位面膜微商。
 
2011年,李珵在一次宴会上认识了鲍某某,当天和鲍某某聊得比较投缘,就认了鲍某某为干爹,经了解后知道,鲍某某是广东省话剧团演员。后双方交往频繁,李珵多次让鲍某某扮演国家安全部副部长,并邀请数十位群众演员,为丈夫施某某举办破获“网络间谍案”的慰问会和表彰会。
 
面对群众演员提出的质疑,李珵还特意强调,是因为男朋友施某某得了病,精神上有严重的妄想症,希望他们扮演领导为施某某治病。
 
演员假冒国安部副部长行骗:500万搞定证监会处罚
一边忽悠群众演员,另一边,李珵联系电视台拍摄“国家安全守护者—施某某”的宣传视频。包装自己丈夫施某某,以便为日后行骗增加真实度。
 
大鱼要上钩
2015年,终于,一条大鱼来了。在证监会对“威华股份”内幕交易案调查过程中,苏嘉鸿知道自己难逃罪责,于是开始四处活动。通过李珵丈夫施某某介绍,苏嘉鸿认识了李珵。
 
2015年春节后,苏嘉鸿在北京某酒店第一次见到了“李珵父亲”(鲍某某扮演),这一次李珵向其介绍她父亲是国家安全部领导。苏嘉鸿表示,当时大家主要是谈论了关于国家经济、民生等社会问题,因为要赶飞机就先走了。
 
“处罚通知书出来之前,我跟李珵、施某某夫妻谈过这件事,让他们找人帮帮忙,他们答应说会托人找证监会说情,还说可以找到国务院副总理等。”苏嘉鸿说。
 
在顺利得到苏嘉鸿信任后,李珵由于微商经营需要资金周转,于是找到苏嘉鸿借钱。
 
李珵刚开始借150万元,第二天其就把150万元还给苏嘉鸿了;十几天后其因为做化妆品资金周转不开,向苏嘉鸿借款120万元,后分三笔还给苏嘉鸿了;最后一次向苏嘉鸿借款100万元,只还了10万元后就不再还款了。
 
苏嘉鸿考虑到李珵答应继续找人帮其处理证监会处罚的事情,认为她可能真有能力帮成证监会对其处罚的事情,同时以前也有向李珵提供过短期借款,她也都还了,其就相信李珵。
 
声称500万搞定证监会处罚
2016年4月份,证监会对苏嘉鸿开具行政处罚通知书。收到处罚通知书后,施某某和李珵夫妇主动到上海来找苏嘉鸿,说李珵的父亲正好到上海出差,想和其见面谈谈。
 
苏嘉鸿表示,在施某某夫妻的房间内,他们说其股票的事情需要先拿出300万元帮忙斡旋。随后,李珵父亲来了,她父亲当时只说了一些场面上的话,并没有明确答应帮忙找人摆平这件事。
 
当天晚上见面回家后,李珵打电话给我,说她已经说服自己的父亲,还说她跟她父亲说“小苏这个人很好,之前帮了自己很多,这件事情一定要帮忙办”。李珵还说已经跟她父亲说好了,让其不用担心处罚的事情,让其先给她300万元,具体的事情由他们去摆平,后期大概需要100万到200万元左右,等事件摆平再付给她。
 
不久,李珵电话中说已经约好山西省国家安全厅和国家安全部的人,让我去北京,一起去证监会找人沟通。前后让我去了2次,第一次说去找证监会处罚委沟通,第二次说带其找证监会分管行政复议的副主席方某某,让我把情况向方某某做个说明,方某某会帮助其去找处罚委协调。两次都是让其在证监会附近等通知,结果其两次都没有等到人。
 
李珵打电话对苏嘉鸿解释,第一次因国家安全部的人临时有事无法过来,第二次因方某某临时参加会议,没法见面。
 
2016年8月,证监会催苏嘉鸿去领处罚通知书,此时,苏嘉鸿感觉李珵帮忙办成这件事情没有希望了。
 
苏嘉鸿打电话告诉李珵,不必再帮找关系了,该怎么办会按程序办理,同时催李珵还钱。李珵在电话中说“不行,不能这样放弃,不能就这样认罚,我还会帮你继续努力”。
 
到此,结局也能猜到了。直到2017年2月,李珵因涉嫌犯招摇撞骗被民警查获归案。
 
2019年6月,该案在朝阳区人民法院一审宣判,法院认为:被告人李珵无视国法,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骗取被害人苏嘉鸿钱款90万元,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触犯了刑法,已构成诈骗罪。一审判处被告人李珵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半,罚金人民币11万元。
 
李珵提出上诉后,被北京三中院驳回。
(责任编辑:admin)